解码“关中第一村”袁家村:不可复制,也无需复制

 

每一个小镇都有不同的资源与文化,别人好的构思与设计可以借鉴、学习、参考,但无须跟风与复制,只要根据资源、文化、市场、消费等来确定自己的定位,就能做成富有个性的特色小镇。

 

袁家村创造了一个奇迹,但它不是神话,更不是怪胎。它的成功,有自己独特的历史与文化背景,有些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,有些地方却难以再现与复制。

 

顶层设计不可复制

首先,袁家村之所以能顺利推行合作社模式,是因为它有长期坚持集体经济的背景,而且获得了很大成功。合作社坚持“全民参与,入股自愿,钱少先入,钱多后入,照顾小户,限制大户,风险共担,收益共享”的原则,这套制度是袁家村运营与管理的核心机制。

其次,早在1993年,袁家村就成立了农工商联合总公司,下辖12个子公司。对于公司的管理与运营,他们早就轻车熟路。然而,袁家村在转型搞旅游开发时,公司管理模式又发生了变化,他们创新性地采用“全民股份制作坊街”的方式,有效解决了各种利益冲突。只要村民参股,不管谁家生意做得好,都等于自己在赚钱,村民们都盼着各家生意兴隆,共同富裕的快车就这样被众人推了起来。

第三,公司下面是协会。农家乐有农家乐协会,小吃街有小吃街协会,酒吧街有酒吧街协会,这些协会里的成员都是商户们自己推选出来的,这些成员都给协会义务服务。

第四,村里的干部不能与村民争利,他们所有的服务都是义务的。这就保证了一个廉洁公正高效的领导团队。

第五,严格的食品品质监督保证。在袁家村小吃一条街上,如果出现假货,商户将被袁家村永远除名,产品质量在这里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。另外,为了完整保留关中民俗特色,他们还采取补贴的方式,让那些不挣钱、又不可或缺的小吃项目能挣到钱。

袁家村以全民之力发展旅游,顶层设计的核心是全体村民,地块在农村,命脉在农业,并以自种、自产、自销的农副产品来满足小吃街的运营,既盘活了农民、农村,又盘活了农业,这种以集体利益为主导,融生产、生活、生态于一体的小镇本身就不可复制。

 

定位不可复制

大家都知道,定位决定生死,定位决定价值。只有定位才能决定小镇的发展方向,只有定位才能指导小镇(乡村)开发的所有环节和细节。

定位决定的依据,首先依托的是资源。2007年之前的袁家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关中自然村,没有什么旅游资源。虽然,村子离唐昭陵不远,可是,这些资源跟村民们的生产和生活完全没有关联。

袁家村选择定位的出发点是带领村民共同致富,这点十分关键。于是,他们选择了另一个资源——关中民俗,演绎关中地地道道的农民生活。如此一来,全体村民就成了“主角”,一个都不少。

定位决策的依据其次是依托的市场。无论什么样的小镇(乡村),没有市场,就不可能存活和发展。因此,不同的小镇(乡村)必然面对不同的市场。袁家村最初锁定的是其周边向省内外辐射的市场。后来,在品牌效应的推动下,市场越做越大。

定位决策的依据,还有一个重要的研究对象——消费者。如果不知道未来的消费者是谁?不知道他们的消费预期、消费需求、消费偏好,那么这个定位到底定什么,为谁定,又该怎么定?

袁家村以农家乐打造小吃一条街的形式来推动旅游的发展,锁定是的西安周边局部性的、区域性的消费群体,因为这里有比较便利的交通优势。小吃街发展比较成熟后,又开始向乡村度假转型,做乡村客栈留住游客,同时开始做弘扬乡土文化的祠堂街,让游客深入体验关中民俗文化,这样一步步发展起来,逐渐实现产业升级,消费群体不断扩大。

“袁家村”这个品牌已经形成群聚效应,已无法复制,更难以超越。

 

机制不可复制

袁家村最大的特色是合作社制度,为什么别的模仿的“合作社”生存不下去?根本原因是干部的凝聚力、号召力不够,村干部没有足够的威信和威望将村民们拧成一股绳,村民们对村干部持怀疑、观望、不信任的态度。因此,这样的“合作社”只有合作的架子,没有合作的基础和实质。

袁家村旅游产业的发展,是以村集体主导、以村民为主体的模式发展起来的,而这种模式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郭裕禄当大队长时期。

正是集体经济为主导的模式让一个贫穷落后的袁家村在不到10年时间里就成为整个咸阳地区、甚至全国的一面旗帜,在此发展历程中,村支部和村委会的威信得到彰显,对村民的凝聚力无以复加。在研究袁家村时,我们完全躲不开这段历史,也不能跳过这段历史,否则,许多根本性的问题就无法解释。

袁家村有强大的群众基础和信任基础,这个基础是过去几十年集体经济发展的积累与沉淀而形成的,它的核心是带领村民走共同富裕之路。因此,建立合作社对袁家村来说水到渠成,顺理成章,甚至可以说合作社是袁家村集体模式在新的历史时期的延续与发展。如果没有这些积累与沉淀,凭空就想盖高楼,岂能维持长久?

再者,权且不说袁家村的核心人物郭裕禄、郭占武书记两代人一脉相承的大公无私、一心只为村民谋福利的思想与情怀,不是一般村干部都有的崇高境界,单说要让村民们做到牺牲个人利益,以集体利益至上,就绝非一厢情愿,一蹴而就,说捏合就能捏合在一起的。人心不齐,再强大的形式主义也只是表面上的风光。

在利益分配上,袁家村始终将本村村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外来商户要进入袁家村,必须服从村集体的安排,必须照顾本村村民的利益,必须分享其在袁家村的既得利益,你在这里赚得每一分钱,都要与袁家村村民一起分享,否则寸步难行。这三个“必须”既是红线又是底线,它是袁家村成立合作社的业主基础。

袁家村的业主是靠袁家村的平台发展,其他村是靠引进的业主发展,其主客关系与利益分配与袁家村不一样,甚至相向而行,这也是很多靠业主带动发展的合作社运行困难重重的原因。

 

不能复制的原因

袁家村的成功在于它审时度势、因地制宜,选择了“关中民俗”这个自己能做、而且会做的文化资源做为定位的依据,并根据自己特殊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做好了顶层设计。不能复制的原因在于:

首先,复制不了。袁家村运营和管理机制不能复制,因为历史不会回头,我们不可能穿越历史再回到几十年前。

其次,复制无益。复制本身就背离了特色小镇的宗旨。特色小镇强调一个“特”字,如果大家都去一窝风地复制袁家村,众多雷同的袁家村将会泛滥成灾,还能引起多少游人的兴趣?显然,这种复制没有意义,也毫无必要。

第三,复制的风险更大。画虎不成反类犬,不能只看袁家村表面红火的一面,而忽视其独特的顶层设计和定位,忽视其成功背后潜藏着的无法复制的历史传承和文化背景,一旦冒然复制,必将陷入泥沼而不能自拔。

仅在陕西,模仿袁家村模式的村落就有近60家,许多地方在区位、文化、环境上都不输袁家村,但最终经营惨淡。山西有84家模仿袁家村,死掉的有82家,还有两家还差一口气。

这些复制者只能复其形,而无法复其魂,且永远无法超越袁家村,不可能产生比袁家村更大的影响力,也不可能成其为品牌。这些例子都说明模仿没有出路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

无须复制的原因

不同的小镇根据各自资源、文化的不同会有不同的定位思考,每个小镇会有属于自己的特色IP。因此,要沉下心来研究自家的资源价值,并据此确定小镇的定位,打造与众不同的特色小镇。

如果你的小镇历史文化脉络可循,文化内涵重点突出、特色鲜明,那就将自己的小镇打造成“历史文化型”小镇。但要注重延续历史文脉,尊重历史与传统。

如果你的小镇离城市距离较近,位于都市旅游圈之内,可以考虑将小镇打造成“休闲度假”为主的小镇。但要根据城市人群的需求进行有针对性地开发。

如果你的小镇资源优势突出,市场前景广阔。不妨将小镇打造成“资源禀赋型”小镇。但要对小镇的优势资源进行深入挖掘,充分体现小镇的资源特色。

如果你的小镇生态环境良好,宜居宜游,低碳环保。何不将小镇打造成以生态观光,康体休闲为主的“生态旅游”型小镇呢?

如果你说你的小镇实在太普通,找不到可以利用的资源。那你可以借鉴一下日本柯南小镇的做法。日本鸟取县北荣町,是一个很普通的临海小城,它创意性地把柯南的动漫故事与形象与小城融为一体,而成为柯南迷们必须朝圣的地方。

 

例举了这么多例子,旨在说明,每一个小镇都有不同的资源与文化,别人好的构思与设计可以借鉴、学习、参考,但无须跟风与复制,只要根据资源、文化、市场、消费等来确定自己的定位,就能做成富有个性的特色小镇。

 

via.袁家村不可复制,也无需复制 | 仁科地产(ID:chenrenkedc),作者:陈仁科

 

发表评论